????血魔三人互相提防,向着血潭中心处走去。血藤似乎真的对问道花没有想法,刻意走在最后。

????灵道生和古剑锋也走进石谷中,这里是一个独立的小世界,头顶血雾蒙蒙,看不清高处。

????两人站在血潭外围,对视一眼,也迈步向血潭中走去。

????血潭激起的血浪倒卷,每一滴都重逾万钧。几人奋力抵挡,渐渐靠近了中心处。

????血潭中黑色的花瓣随着血浪飘荡,靠近中心处的花瓣逐渐带上了一点金色。直到血藤边上,那里一株金色的花瓣缭绕着金色雾霭,神圣而不凡。花瓣如真仙舞动,洒落神辉。

????血魔走在最前面,用大戟劈开一层层血浪,到了问道花边上。

????他难掩激动,眼中血芒涌动,伸手一探,就要将问道花摄来。

????血神手中血莲一扫,刷出一道血光,将血魔扫了一个趔趄。血魔眼眉一竖,大戟横扫,另一只手依旧向前探出。

????灵道生和古剑锋也向前逼来,但针对的却是血魔和血神两人。他们对问道花并不是很向往,至人境对他们来说,只是迟早要走过的一个过程。

????血魔催动神力,手掌就要将问道花拿在手中。就在此时,虚空中一道紫光闪过,血魔所在的地方,虚空碎成无数块,如同裂成无数个次元空间,将血魔分割成无数份。

????血神一挥血莲,无数血莲花瓣飘落,铺满血魔周围。他却是必须救血魔,否则他势单力孤,势必无法抢到问道花,虽然他和血魔的盟约也并不牢固,充其量只是相互利用,但那是抢到问道花之后的事情了。

????空间碎开,问道花边上,一个紫衣青年的虚影瞬息间一闪而过,抢过问道花,就要遁走。

????血莲舞动,无数血莲花瓣飘洒,每一朵都撕裂空间。紫衣青年掌指如刀,力劈而下,虚空如纸帛一般裂成两半。混沌气从裂开的地方开始涌动,但紫衣青年立身的地方,却是一片深邃的黑。

????裂开的虚空撕碎了血色莲瓣,紫衣青年又一挥手,血魔所在的地方,碎裂的空间燃烧起来。血魔痛苦的嘶吼声激起血潭千尺浪头,那里不断震动,血魔施法,想要从碎裂的空间中挣脱出来。

????每一个次元空间中,血魔的血肉碎块都在燃烧,被紫衣青年血祭。

????“裂空雀。”血神低语,血莲扫出万道神光,铺满前方的空间,全方位覆盖了紫衣青年。

????裂空雀迎着万道神光逆冲而上,虚空在他面前裂成两半,将所有的神光劈开。他张口一声长啸,头顶的小世界壁障裂开,直接连通了仙界,露出了域外星空。

????血神握着血莲奋力砸下,裂空雀似乎融入了虚空中,身影虚淡,速度极快,没入了空间通道中,但血莲依然砸在了他的身躯上,让他一个趔趄,虚空中洒落一抔血来,赤红中带着一抹幽邃的黑色。

????血神不敢再追,他还没有渡仙劫,若是追下去势必引动劫难。

????“这株问道花虽然无用,但栽在洞府边上也算一道风景,晚辈笑纳了。”紫衣青年朗声笑道,清越中带着一丝不羁。

????“灵兄,你我仙界再战。”裂空雀的声音远去,整个人投入了域外,进入了仙界中,但是并没有仙劫落下。他在古战场封印被打开的时候就已经渡了仙劫,为的就是这一刻。此时是他最虚弱的时候,但已经脱离了战场。

????这一切发生在瞬息间,血魔破开碎裂的空间,身躯破烂,如同一堆碎肉。那里混沌气弥漫,血魔肉身和神魂都在燃烧,被裂空雀血祭。

????“啊……”血魔大吼,血肉神魂发光,想要阻止血祭。

????古剑锋张口一吐,一道死光落在血魔身上,直接剥夺他的生机,促进血祭。血魔身上焰火暴涨,血肉渐渐被焚烧成虚无。

????血魔大戟在边上舞动,血潭中的血水被搅动起,落在血魔身上,想要扑灭这种血祭的力量。

????古剑锋冲到血魔跟前,双手如同两扇磨盘,不断碾磨,要将血魔和血戟一起碾碎。

????血藤在边上一语不发,冷眼旁观。血神想要搭救,灵道生却挡在他身前。

????“裂空雀得了问道花,是想凝练血脉吧,你以后可不一定是他的对手了。”血神轻语,身上金色的神光一道道,在血色世界中很是妖异。

????“本身有裂空雀的血脉,却不愿走凝聚祖血的道路,反而想要炼化这缕古血,成就自己的道路。他有大气魄,你根本不懂。”灵道生情绪并没有低沉,反而高涨了起来。

????血神点点头,神环愈发璀璨。他身上精气鼓荡,说道:“战吧。”当先挥动血莲砸了过来。

????灵道生和血神战在一起,激起万重血波,那里神光乱舞,神能沸腾。

????古剑锋化身成生死盘,将血魔压制。血魔鼓动法力,不断冲击,却总是无法成功。虽然将生死盘冲击得几乎破碎,但他自己也更虚弱了。

????只有血藤独立,他盯着血潭中自己古祖的遗体,眼神湛湛,如同两方血池。

????几人战斗的神能冲击在血潭中古藤的神躯上,让它不断颤动。洒落的血水没入古藤中,消失不见。潭中的血水也在不断涌入其中,只是战斗中的几人都没有注意到。

????血魔的吼声逐渐弱了起来,最后几乎成了叹息。

????他最后鼓动法力,回光返照,发出最后一击。整块血肉炸开,爆发出耀目的血光,如同一轮血色太阳炸开,将生死盘炸裂,成为数块。

????他碎裂的血肉燃烧,最终化成一堆劫灰。神魂也化成点点灵光,消散在空中。

????古剑锋显化真身,重组在一起。血水如同一道道溪流在虚空中流动,他身躯发光,想要将散落的血水引来。

????但就在此时,那一直没有动静的血藤忽然扑上前,锋锐气逼人,向着古剑锋杀来。

????古剑锋双手捏着道印,想要阻挡,但血潭中的古藤遗躯却忽然扭动起来。

????古藤似乎被刚刚血魔爆炸的法力影响到了,如同小山粗细的身躯如同一道神金锁链,蜿蜒到虚空中,横贯天宇。

????他不断扭动,从血潭中拔起,不知有多长。整个血色世界都震动了起来,血潭激荡,血水倒灌向天空中。

????血藤停下了动作,盯着古藤。血神和灵道生的战斗也接近尾声,正在生死一线之间。

????灵道生的大钟不断冲击,终于将血莲砸碎。血莲碎片凋零,在空中洒落。兵魂嘶吼的声音渐渐消失不见。

????血神身上满是血痕,身躯裂开,神环也黯淡了。他眼眸中带上了一丝苍凉,但法力却更加激烈了起来。

????他催动万千道法,拼死一搏,但却始终无法杀死灵道生。

????灵道生大钟震动,一道道钟波如同涟漪,不断冲击,将血神身躯都几乎碎开。

????他也受伤了,但精气却更加炽盛了,眉心银色的神光冲霄,那是他的神魂光,印照天宇。

????“杀。”灵道生大喝,眉心竖纹扭动,射出一道银色的光束。

????银光没有空间的阻隔,径直落在血神身上,将他彻底击碎,天灵盖也碎开,神魂破碎,神光暗淡。

????“原来如此,你的天赋神眼,苍天。”血神神魂光在快速消散。

????灵道生眉心竖纹也暗淡了,那里流下几滴血来,显然还无法真正掌控这种天赋。他之前主动暴露自己的神瞳天赋,不过是掩人耳目,只为了最终的绝杀。

????“绝世人杰,我死的不冤。”血魔声音渐渐虚淡:“哈哈哈……杀生无数,今日终于要自己品尝死亡。”

????血神碎裂的身躯化成一道血光,被古藤引动,融入了其中。

????古藤从血潭中直插天际,在空中蜿蜒。根须逐渐从血潭中露出来,那里有一座青铜古殿。

????青铜殿宇古朴,锈迹斑驳,带着岁月的痕迹。古藤根须缠绕着古殿,将它从血潭中拔起。

????“血藤殿,传说有古祖一生收藏。里面有突破问道的秘密。”血藤嘴唇都在哆嗦,很是激动。

????“这是传说中的浮生殿?”灵道生也惊讶了起来。

????浮生殿,在古战场中颇有威名。是当初那场战斗中遗留下来的古器。很早就出世,只是一直没有人能够打开封印,找到其中最深处的秘密。

????“浮生殿里任浮生。十万年前忽然没有了踪迹,原来被这株古藤得到了。”灵道生盯着青铜古殿说道。

????古藤沐浴血水,横亘在天空中,竟然渐渐有一丝生气浮现。

????盘旋的血矛很是兴奋,化成一道流光,似乎在迎接自己的主人。

????古藤上浮起淡淡的血光,但最终并没有真正活过来,只是似乎对什么东西产生了感应,内蕴的神能本能流转了起来。

????“等了十万年,终于来了一副好肉身,老天不亏待我啊。”一个苍老的声音淡淡地响起,周围似乎一下子冷了起来,血潭也平静了下来,一片死寂。

????“老祖。”血藤惊叫,脸色惨变,一片煞白,惊恐惊惧。

????“你还没死?”灵道生也大叫一声,脚下的大钟溢出一片银亮的钟波,将他护在其中。

????“唔,我的后人,可惜,太老了,天赋也太差。”苍老的声音淡漠,血色世界发光,如同一个囚笼。

????“两个小家伙,天赋真不错。我的运气不差啊。”古藤身上浮出一道神魂,那是一个老头,身材高大,满脸褶皱。苍白的头发披散在肩头,眼眸中如同一片血色炼狱,带着幽光,似乎择人而噬的野狼。

????他的头顶有几块碎裂的阵盘,闪烁着神光。只是神光散乱,几乎消散,眼看着就要崩溃了。

????“老祖。”血藤战战兢兢,不住后退。

????古藤神魂张口一吸,血藤的神魂被勾出。

????血藤大叫着剧烈挣扎,但完全无用,神魂碎开,成为一片灵光,落在古藤神魂上,让他的魂光凝实了几分。

????血藤残躯掉落在血潭中,砸起冲天的血浪,随后消融在了血潭中。

????“天尊阵盘镇压神魂,一瞬千古,让我捱过了十万年。你们再不来,我可就真的消散了。”古藤面带笑容,似乎在品尝什么美味。

????“我曾得到一部神诀,或许可以通过夺舍,融合你们的神魂,让我的生命延续下去。虽然可能性不大,但总要试试。”古藤在虚空中飘荡,向着灵道生飘去。

????他选择了灵道生,想要夺舍重生。

????“老家伙,你的时代已经过去了,早就该死了。”灵道生并不惧怕,反而大笑了起来。

????“享受最后的疯狂吧,小家伙,这万丈红尘,真是让人留恋啊。”古藤神魂笑着,不带戾气,但却让人胆寒。

????古藤化成一道淡光,投向灵道生眉心,灵道生不闪不避,任由他扑来。

????老藤扑到灵道生眉心前,那里突然闪出一道金色神光,正好砸在老藤神魂上。

????“啊……”老藤痛苦嘶吼,神魂爆发神光,整个小世界都亮了起来。

????金色的神光砸在老藤神魂上,两者间神能爆发,小世界剧烈抖动。老藤神魂崩开,一下子炸裂开来。

????爆发的神力冲击,虚空爆碎,这方血色世界瞬间破碎,残破的空间碎片向着四面八方射去。

????易水和子虚本来在群山中观望,突然看到那片石谷碎开,碎片向着周围爆射,如同一道道流星。

????子虚伸手一招,空中一片血水中夹着一株黑色的花瓣向他飘来。

????子虚伸手一握,血水散开,那株黑色的花朵落入他的手中。

????“给。”他将这朵问道花递给易水,易水看他一眼,什么也没说,将它拿在手中。

????“它里面的精气,足以让你突破金丹甚至元婴。”

????血狂看得眼神发亮,嘴角口水都要流下来了,被他舌头一舔,又卷回了口中。

????易水瞥他一眼,说道:“喂,你能不能庄重一点,又不是没有理智的野兽。”

????血狂也不脸红,说道:“天下唯美食不可辜负也。”

????易水一滞,原来他只是把这株奇花当成了一种美味。

????“你丫的是血兽吗?吃素也就罢了,还喜欢吃花,牛啃牡丹也比你好看吧。”易水鄙夷不已。

????“你可以侮辱我的身份,但你不能侮辱我对吃的向往。”血狂故作凶狠,龇牙咧嘴,但眼睛却没离开过易水手中的问道花。

????“师兄,我们还是赶紧走吧。”血狂身后的几人看着周围,提醒血狂,他们是在逃命。

????天空中,灵道生眉心前,一块金色的残印沉浮。那是一块大印的一角,此时收敛了神光,显得古朴而又威严。

????古藤早已消散,几块残破的阵盘彻底失去光泽,碎裂成粉尘。

????古藤残躯也碎开,那座青铜古殿在空中翻转,被古剑锋一把捞在手中。

????血矛疯狂起来,锋芒撕裂了虚空,扑向灵道生。

????灵道生面色苍白,显然催动这块残印耗费了他极大的精气。他气喘吁吁,催动残印和大钟,抵挡疯狂的血矛。

????血矛虽有兵魂,但并不能时时苏醒。现在只是古藤的归来让它暂时复活,不能持久。

????残印发光,金色的神光并没有刚刚璀璨,但是一种博大的气息透发出来,让血矛本能地恐惧。

????那种气息至高无上,似乎能够压塌诸天,俯视万古,唯我独尊。

????即使隔了无尽远,这种气息依然让人颤栗,本能地要跪拜下去。

????子虚看着天空中的残印发光,脸上带着莫名的神色,不知想到了什么。

????;

章节目录

万古梦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书屋只为原作者秋莫寒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秋莫寒并收藏万古梦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