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真武帝国。

????逐鹿城皇城,慈宁宫内。

????时光翩翩,光阴似水,十六年已过。当初的珍妃,如今的圣母皇太后,一如往昔那般柔弱娇美。许是宫廷养颜秘术众多,岁月并未在珍妃容颜上留下太多痕迹,倒是久居高位,珍妃举手投足间,颇有皇族那雍容尊贵的风范。

????“太后,皇上已成年,近来朝堂中多有还政之言。”只见,天下兵马大元帅关长德立于下位说道。

????太后听闻,脸上并无声色,道:“皇上还有许多帝王之术尚未学成,目前不宜执掌朝政。”

????关长德轻轻笑了下,道:“太后,朝廷文武百官自然是希望皇上能亲政爱民,只是这天下百姓怕是不懂太后这良苦用心啊。”

????太后抬眼撇了下关长德,淡淡说道:“哀家一妇道人家,代皇上执掌这江山社稷,自然少不得流言蜚语,只要我真武帝国江山永固,国泰民安,哀家惹点流言又算得了什么呢?”

????关长德听闻,不置可否。他知道这个女人权力欲很强,执掌这么多年朝廷大权,怎会舍得轻易放下?他今日来此,也只不过是为了提点下,这皇上就算是个傀儡,那也还是个皇上,虽然天下兵马皆在他手,但改朝换代那也是需要师出有名的,不然如何堵天下悠悠之口,而真武圣殿和天道教,难道又会坐视不理?而关长德和珍妃最忌惮的无非也就是真武圣殿,毕竟天道教不会随意插手朝廷。而真武圣殿,却是不到帝国生死关头,是不会轻易出手的。可以说,这只是历代真武帝国的帝王和真武圣殿达成的某种协议。

????因此,关长德并无多大担心,唯有皇上愿不愿意听话而已,而关长德想了想,道:“太后,皇上可已经不是小孩子了…”

????太后眼神波动了下,似是自言自语叹道:“皇上自小身子不太好,偏偏又喜欢到处耍玩,真是让哀家不省心啊,哀家这做母后的只能帮皇上多多承担了,看来哀家要多多督促皇上勤加学习。”让人闻之不由叹道‘可怜天下父母心’啊。太后言罢,看了眼关长德,挥了挥手,道:“大元帅,哀家有点乏了,朝廷还需你多多用心。”

????关长德自然知道这只是太后冠冕堂皇的话而已,相信不久便会流传到该听到的人耳里,因此,他便行礼道:“为主上分忧乃臣子之本份,微臣定当尽心竭力。”

????关长德走后,太后便让宫人出去。

????她一人静静坐了很久,也是思索了很久。

????永和宫内。

????一身着皇袍脸色苍白的清秀男子坐于上位,只是他身形瘦弱,给人一股阴柔之感。他便是当今真武帝国有名无实的皇帝皇浦胤礼。

????只见他坐于上位,眼中隠有阴霾。

????“玄冥师傅,太后这是不打算让朕亲政呵。”皇浦胤礼眼中阴霾毫无遮掩的流露,冷笑一声,说道。只是这永和宫内此时就皇浦胤礼一人,他似自言自语,而话中却是与人对话,让人感到这一幕着实有点诡异。

????皇浦胤礼言罢,虚空传来一声让人不止感到难受,似铁皮摩擦的苍老声音:“皇上,老夫早已告诉你,太后放不下这天下大权。”

????皇浦胤礼闻言,似有一丝愤怒从脸上闪过:“太后欺我年幼也罢,若不是朕看在太后依然念着母子之情,朕…哼!”

????言罢,闭上了眼睛,半晌,幽幽道:“希望太后不要让朕失望。”

????虚空中那道声音说了一句,便再也无响起过,而整个永和宫内,一直只有皇浦胤礼一人。

????不知过了多久。

????“太后驾到。”

????皇浦胤礼豁然睁开双眼,眼中阴霾已消失不见,此时却是一片纯真的模样,那股阴柔之气也消失不见,此时只像个天真无邪的大男孩般,只是有点瘦弱而已,还时不时咳嗽声。

????“儿臣参见母后。”皇浦胤礼看到太后走了进来,忙上前跪头。

????太后看着眼前的皇浦胤礼,眼中也是闪过一丝柔和,上前扶起,笑道:“皇儿,今日可有好好念书?”

????皇浦胤礼将太后迎到上位,自己坐于旁边,微笑道:“儿臣最近可是听了母后话,多多用功了。”

????太后闻言,笑道:“是吗?我皇儿可是长大了呢。将来定要做个被天下百姓拥戴的好皇帝。”

????皇浦胤礼,听闻,忙站起来,脸上严肃道:“儿臣谨听母后之言,定不负母后厚望。”

????太后点了点头,轻抿了口茶,似是无意的说道:“皇儿,你如今也已成年了,可有怪母后未让你亲政?”言罢,看着皇浦胤礼。

????皇浦胤礼听闻,眼中一片孺慕之情,恭敬道:“儿臣知晓母后定有母后的道理。”

????太后并无言语,而是瞧了会儿皇浦胤礼,而皇浦胤礼依然是那副乖宝宝的模样,不多时,太后笑着点了点头,道:“皇儿,如今这天下看似一片安详和泰,底下却有不少暗潮汹涌,母后一介妇道人家,很多时候也是有心无力的。只望皇儿能勤加学习,早日让母后放得下心。”太后说到此,顿了顿,又道:“这江山社稷始终是皇族的,母后定会好好教导皇儿,百年之后也有面目去见先皇,去见皇族列祖列宗。”

????皇浦胤礼闻言,忙跪在地上,道:“儿臣定当不负母后一片苦心。”言罢,又拉着太后的手,笑道:“母后您还年轻着呢,若是平民农家,你我母子走出去,怕是要被人认做姐弟的。”

????太后看着眼前这撒娇嘴甜的皇浦胤礼,眼中也是不禁泛起一道慈祥,拍了拍皇浦胤礼的头,笑道:“这么大人了,还像个孩子。”

????皇浦胤礼将太后的手放在他的脸上,嘻嘻笑道:“儿臣在母后面前本来就是个孩子。”

????太后闻言,一阵轻笑,轻轻摸着皇浦胤礼的脸。

????“好了,皇儿,你好好用功,母后要回慈宁宫了。”太后站起来,说道。

????皇浦胤礼见此,笑道:“母后,前几日,我让宫人移栽了几株枫树在御花园,要不让儿臣带您去瞧瞧?”

????太后听闻,笑骂道:“皇儿,身为一国之君可莫要过多心思放在这些玩乐之上。”

????皇浦胤礼忙点头。

????太后见此,点了点头。这天下最尊贵的两人,便摆驾御花园了。

????南蛮苗疆。

????南疆位于寻仙大陆西南方,此处人迹罕至,却有许多种族生存与此。

????而世人却是不轻易踏足的。

????只因南疆草木丛林甚多,遮天蔽日的。南疆又雨季过多,处于低洼沼泽之地。

????南疆有三大特色,毒虫多,沼泽多,种族多。

????是以,南疆千奇百怪,传言,此地的妖兽仅次于十万大山,更有荒诞的传言,此处是阴曹地府的入口,精怪鬼魅数不甚数。

????当然,那些只是世人的传言,真正了解的并无多少。

????南疆一处小山。

????山腹深处。

????山顶是破开的,因此阳光毫无阻碍的照射进来,很难想像,山腹深处,为何会有房屋建筑,但是,眼前确实如此。而且还有植物种在屋旁,如若不是颇为怪异,看起来倒是和一个世外小村,也毫无区别。

????而中央一座巨大的两层阁楼内。

????刑千秋看着眼前的血煞,微微笑头:“不错,看来你很适合我巫教的功法,假以时日,便可成为本尊的左右手。”

????血煞听闻,面上毫无表情,只是淡淡的点了点头。

????巫教圣女幽姬看着血煞,她心下其实对这个微胖却有点冷漠的少年很是好奇。她不解她父亲巫教教主刑千秋为何会对他另眼相看,她一开始对这个少年颇为不屑,修为不高,一天到晚还板着个脸冷淡淡的。

????但是,这些时日,她看着他夜以继日的修炼巫教功法,非常刻苦,也非常有天份。虽然还是不怎么样,但是却已比当初的他要强了不少。

????她从一开始的不屑,改为了好奇。

????她一直在关注着这个少年,她想知道,她心中无所不能的父亲为何会对这个少年与众不同。

????此时,刑千秋拍了拍血煞的肩膀,说道:“血煞,准备好进炼狱了吗?”

????幽姬听闻,眼中出现难以抑制的惊然。

????炼狱那是巫教的禁地,可以说,进炼狱的十个至少也有九个回不来,当然多的话那就是一个都回不来。

????但是每一代的教主,都是进过炼狱的。

????而炼狱不是一般的地方,那里只要你能出来,必然是一番天翻地覆。

????因为,那里的生存规则,只有一条,要么死要么活。

????而炼狱在巫教教众心中还有一个特殊的信号,下一代教主的信号。

????幽姬张了张口,没有说话,她知道,她的父亲自有他的道理。

????血煞听闻,身子颤了颤。抬头看着眼前这个身上充满霸气的男人,他知道,他进去不一定能够出来,但是,他想进去。

????他只是直直的看着刑千秋。

????刑千秋皱了皱眉头,看着血煞淡淡道:“本尊说过,不要直视本尊,既如此,你今日便进炼狱,三年五载,是生是死,就看你的造化了。”

????血煞点了点头。

????刑千秋转过身去,淡淡道:“希望你莫要让本尊失望。”

????;

章节目录

苦海谣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书屋只为原作者梵音凡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梵音凡少并收藏苦海谣最新章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