????六十章、步向未来

????网上似乎有这么一句话叫”该来的总是要来”,正如现在的画面与剧情。一切最糟糕的元素都被排列,生死之争无可避免的展开。神行者使出了最强的招式,而魔君也拔出了引以为豪的武器。神战既是如此,一旦双方都认真起来,便必有一死。

????只是,待葬此时占了上风。神行天下的最终招式『神行九转』,使其可以自由穿越四界改变属性。因此凌寒的攻击对其起不了任何作用。

????「果然就算是神行者也需要依靠外界的力量才能战斗么…」凌寒手中的迅雷剑开始出现破碎的痕迹,在人界的空气中这把武器并不能坚持太久,但就算它完全碎裂也可以在魔界重新铸好,所以不用担心损坏的问题。

????「我把这当成是激将法如何?」待葬听出了对方话语中的挑衅味道,但他却毫不在意。战争本来就是各尽全力,没有任何卑劣可言。

????鲜血迸出的瞬间,惊讶爬满了待葬的面容。凌寒这一刀稳稳的砍中他的肩膀,自己竟完全无法捕捉。那种速度,并不属于魔界。

????「我只是想说,我其实也可以借助外界的力量…」嘴角挂着一抹邪笑,看来这次扯散对方注意力的计划完全成功。尽管武器已经彻底碎裂了没办法再使用,但的确是重创到对手了。

????迅速拉开距离的二人,待葬依然是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对方。伤口传来的疼痛感如此真实,这绝不是幻觉,对方的攻击真的是命中了自己。

????「成为神行者时候,丢失了最初的感知能力…你已经输了…风待葬」反色的双眸渐渐恢复原状。凌寒主动解除了魔君姿态,身上的气息虽没有改变,但双眸确已恢复正常。

????「感知?..莫非…!?」恍然大悟的待葬望向伤口处,果然在那道深至见骨的刀伤旁,有个不起眼的蓝色印记,微微泛着光,自己刚刚竟没有注意到。

????「先前战斗时有一记踢腿击中了你,在那时我留下了那印记,看来我的猜想没错,成为神行者之后果然对其他元素的感知都弱了万倍」凌寒张开右手,掌心处也有相同的印记。

????「岚舞那时么…不过这个印记…我在哪里…??!!」又一次的惊讶,甚至有点不敢相信的表情。仔细感知了那印记中的力量后,待葬发觉了脑海中的,熟悉的记忆。

????被誉为『原点』的力量,可以让使用者瞬间传送至印记所在处。被誉为现实世界中的飞雷神之术,是原位属性里少有的瞬移能力。他本来的使用者,是待葬与凌寒昔日的队友,执小念,那名已离世的少年。

????在凌寒的双眸中,总有那么丝丝难以捕捉的感情。无法看清与猜透的感情,他或许与洛格相似都不愿看见死亡降临。但世事难料,早已被写好的命运注定他此刻背负所有人的性命。这场战争的牺牲已太多太多,希望这一战,能够彻底了结上古时期的恩怨。

????「死亡固然残忍,但更为残忍的是望见他们的死亡…却又无能为力。但或许我唯一能做的,就是用他们的力量,再加上生者的力量,击垮你…风待葬。」

????黑火在空气中闪烁,漂浮围绕在凌寒身旁,跟着他的意识化作利刃。雷光闪烁在场地内留下无数印记。见他的身影化作幽兰色的光影,在刹那间消失于眼前。

????吃了一亏的待葬自然不会再大意,注意力高度集中着捕捉对手行踪。金光覆盖住整个手臂反向一挡。金属碰撞的声响炸开无数黑色的火花,凌寒的攻击竟被他挡了下来。待葬当然知道那些散落的黑火是不能碰的,因为它们不光是贪念所燃,更是死者的怨念。那感觉令人望而生畏,正是先前诺亚武装在刀上的能力『怨火』。

????一次攻击未必奏效,见凌寒猛地后退与对手拉开距离,又一次以『原点』的能力消失在视野中。但这一次他决定更加谨慎,毕竟对方已经察觉了踪迹。索性隐入环境中双手按在地面。冷锋的能力为其所用,在地上瞬间筑起数十道土墙将待葬围了个严实。

????「适可而止一点!」待葬周围的画面在那时转为一片漆黑,好在他身体散发出的光芒将四周照亮。他也是由此才发现自己被围在了土墙所铸成的监牢内。

????「最后一击了…用这招…」凌寒自语着毫不理会对方的想法。

????双手食指与拇指做了个框框的手势,将待葬所处的位置锁入中心点。也就是在那时,凌寒身上的气息与感觉与小歌都惊人的相似。见他缓缓将双手朝两边扯开,那巨大土墙铸成的监牢竟也跟着这动作被一点点扯碎,连同内部之人一起。

????爆炸的声响几乎夺取了所有的听觉,而刺眼的白光也夺取了视觉。小歌的能力是扯碎空间以达到秒杀的目的,而待葬已是神行者,空间的阻碍早已对他起不了作用。凌寒这步棋显然是下错了,激活了所有力量的待葬在瞬间冲破了所有阻碍,在光芒内一跃而起。手中竟多了把锋利的刀刃。

????「黑暗终将被光芒所照亮,毁灭于那时」

????「有光的地方就必定会有黑暗,真正黑暗的并不是我,而是人心….!」

????一股冲击几乎将整个画面里的土地尽数翻开,这爆裂开的气流险些将纳伽菲德市也一同夷为平地。好在是扩散度不太大,但却也将整个市区内的所有玻璃全部震碎了。这一对招的威力可见一斑。

????待尘埃全部散去后,空气中弥漫的杀意也散去了不少。凌寒徒手挡下待葬的斩击,虽用尽全身力量武装却也只能落得两败俱伤的结局,失去了整条的右臂,血流如注。

????待葬喘着粗气,表面并没有什么伤口,除了先前的刀伤以外。他坐在地上嘴角上扬,颇有种自嘲的感觉。身后刺眼的光芒已与尘埃一同散去了,再无灼热可言。

????「输了呢…」凌寒低语道。

????「是啊,可以结束了,一切都…」待葬也是一样,战斗到这步田地也早已没了刚开始时那种充满力量的架势。

????「你的愿望,会实现的…一定会…」摇晃着步履蹒跚的走向待葬,凌寒此时的体力早已透支到连说话都是难题。

????这几步走的异常艰难,鲜血还在不住的流。左手捡起待葬身旁那把掉落的刀刃,只是把普通的刀罢了。对于魔君而言,被这种极为普通的刀伤到,或许也只有神行者能做到如此了。

????「凌寒啊,这一切不会这么轻易的结束,故事永远都不会那么简单就画下句号的」已无力再战的待葬,看破一切也望空一切的他,闭上了双眼。

????「我会让它结束的,再见了….风待葬」白光闪烁,冰冷的刀刃撕裂空气又隔断肉体。小小的利刃在凌寒手中爆出武士刀的威力,在刹那间将待葬人首分离。

????神行者,陨落。

????这一战的结果是注定的,或者说任何人的命运都是被编写好的。不只是键盘下敲出的字,更是从拟定故事时便排好的剧情。但当一切都呈现于眼前,却还是隐隐难受,不为别的,只为这个费心费神拟出的人物。

????待葬被击败的消息很快便在纳伽菲德市传开了,但代价却十分巨大。

????水鸣家族新的家主寒宇,也在这一战中丧命。同为家族的炽幽也死于战场,kimi不知所踪。宇轩与蒙蒙更是在先前便隐于深山不愿过问一切,赤和青舞双双退离各自的家族远走高飞。这个传承了千百年的家族,怕是要在这一世,彻底结束了。

????而另一方面,克尔组的各位心头也有挥之不去的阴霾。出走寻找克尔的涟漪终于在决战之后回来了,却没有找到这名队长,作为代理队长的涟漪自知无力再带领各位,下令解散了这个强者云集的队伍。

????玖凤因使用凤玉过度而陷入昏迷状态,短时间内怕是无法再醒来。颜凉则以副族长的身份暂时接管家族。皇彦和云锁在决战中也一同失踪,旁人断定他们已经死亡。涟漪决定留在纳伽菲德市继续等待。而渊洛则是以”我不想就此停下”的理由离开了大伙,独自寻找新的战斗与未来。

????这样的结果并不是好的,但至少大伙共同的努力保住了这个世界。所谓人生不过就是生与死中做个选择,能死的值得,也是真的值得。

????令人意外的是凌寒并没有跟随诺亚等人回到乱花市,他只是简单的透露了一些事情便离开了。说是如果有缘以后还会再见,毕竟魔君是没办法停留在人界太久的。

????诺亚、喏唯、小歌三人一致决定,回去纳伽菲德市。回自己的故乡重新开始,因为他们知道有更大的风暴在步步逼近,此时如果稍有懈怠,定会得不偿失。

????「回去以后别想人想的哭鼻子喔」诺亚调侃着小歌,毕竟与他交好的二人都已不在了。

????「这是我要对你说的」

????「行了赶紧吧,一会赶不上车了」喏唯打断他们的话道。

????蔚蓝的天空下,三人的身影。

????十分耀眼。

????[第一季全章节完]

????;

章节目录

原位战争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,肉书屋只为原作者风寒笑的小说进行宣传。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风寒笑并收藏原位战争最新章节